搜索

四川鼎尖动物药业有限责任公司©版权所有   蜀ICP备:05015409号   销售热线:028-88430038   技术服务:88431263
地址:成都市龙泉驿区车城东七路19号   联系人:张经理   李经理    联系电话:028-88431005  028-88431263 
备案号:蜀ICP备05015409号-1 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 成都 

>
>
>
养猪业何时走出疫病频发“怪圈”

共同关注/Concern

共同关注

养猪业何时走出疫病频发“怪圈”

分类:
疾病防治
作者:
来源:
发布时间:
2011/09/08
浏览量

  近年来,国内养猪业何以走不出疫病频发的“怪圈”?本刊记者最近追踪采访河南的部分养猪户,道出的背后症结值得重视,尤其是其中一些地方流行的“超前用药,超量用药”养猪模式造成的新隐患,至今还未引起充分关注。

  猪疫病问题不可小觑,它一头连着众多养猪农民的生计,一头牵扯着城市猪肉的供应和肉价的波动,也与食品安全问题息息相关。希望社会各方和相关部门,在每一次猪疫病发生后,既能亡羊补牢“治标”,又能未雨绸缪“治本”,共同扶助、引导养猪业摆脱疫病多发的打击。

  不久前,养殖大省河南部分地区出现生猪非正常死亡现象,这也是自2006年蓝耳病以来,河南省养猪业遭遇的最新一轮打击。记者以此为契机进行调研发现,疫病频发正成为国内养猪业一抹挥之不去的“阴影”,某种程度上也助推了不时出现的猪价“过山车”现象。而在此背后,暴露出的滥用药物和养殖方式不科学等深层次原因,亟待引起各方重视。

  “感觉像押宝,老是赶不上趟”

  尚喜是新乡市凤泉区潞王坟乡的一个养猪大户。从2004年至今,已经养了5年猪。他对记者表示,养猪这些年来,因为猪疫病和行情的时起时落,基本没挣到什么钱。

  “饲料厂、药厂和猪贩子挣了大头,要说我自己,最多也就落下这个猪舍和一些设备。”

  雪后初晴,站在自家猪场门前,尚喜向记者算起了“养猪账”:猪场现有存栏母猪14头,育肥猪130头。以当前11.4元/公斤的毛猪价计算,平均每出栏一头猪能挣100多元钱。但如果算上自己投入的人工,也只是保本水平。2009年,尚喜前后投资20万元进行猪场扩建,其中向亲戚借款5万元,另有6万元是在外打工的女儿“赞助”的。

  尚喜告诉记者,近年来养猪感觉就像是在押宝,老是赶不上趟。比如2006年受到蓝耳病的影响,死了4头母猪和40头育肥猪,等到猪价大涨的2007年、2008年,却没猪可卖了。

  而就在20天前,猪场再次出现“状况”,一些猪发烧、厌食,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半个月,“饲料厂的技术员和附近的兽医都来看过,说是流感,建议一边用药一边食补,最后还是死了7头育肥猪”。

  在尚喜的猪场里,记者见到了各种各样的药盒和包装袋,其中既有针剂也有粉剂。在价格上,这些药物少则10多元一盒(袋),多则数百元。其中最贵的一种竟然高达600元/袋,该药物说明为“强力营养保健剂”,自称“韩国独特工艺,能提高免疫力,辅助疾病治疗”。

  尚喜介绍,就最近的这场猪病,前后半个月用药共花去4000多元。“这还不是最多的,2006年那场病,损失至少在3万元,1/3都是药费。”

  “这两年养猪越来越难,以前有饲料喂就行,现在按程序防疫,还是挡不住生病,经常是钱也花了,药也用了,猪也死了。”尚喜说,“有时实在是不想干了,可是我都46岁了,外出打工也没人要。再说了,不养猪,这么多场地空着也是浪费啊。”

  “预防性治疗”泛滥留隐患

  疫病频发的根源何在?在采访包括尚喜在内的许多养猪户时,记者发现,面对越来越复杂的猪病,一种名叫“预防性治疗”的养猪模式正在悄然流行。即在猪没有生病的情况下,长期在饲料里拌上药物,对其进行所谓的“药物保健”。有的养猪户甚至把这种模式当做成功经验,口口相传。

  荥阳市广武镇养猪户丁二介绍,最近的一场猪病发生时,自己的猪场基本没受影响。这要归功于今年提前用的“保健药”,这些药主要起清热解毒的功效,为了保险起见,有的实际用量甚至超出说明用量的一半。

  尚喜也表示,近年来的猪病越来越复杂,有些根本就弄不清楚,发病后治疗成本太高,效果也不好,因此防重于治。“除了按程序打疫苗外,根据季节的不同,现在每月还要对猪进行保健,增加抵抗力。比如冬天就以预防呼吸道疾病为主。”

  记者调查发现,在养猪户“积极”用药的背后,一个繁荣庞大、乱象丛生的兽药市场若隐若现。在荥阳市古荥镇,一条大约一公里长的街道,两边竟然分布有大小10多家兽药店。

  在新乡市凤泉区一个10多平米的兽药店,记者见到了名目繁多的猪药,大致分为治疗用药、保健用药等,共有上百种。据店主介绍,开业一年多来,外面的欠账已累计达10多万元,“主要是猪死了,要不回来”。

  引人注意的是,猪药的名称一个比一个“响亮”,比如救命120、天下无毒、大力神、猪场保护神等等。在该药店的门牌上,就写着一个“无名高热全扫光”的广告。

  对时下大行其道的这种所谓“预防性治疗”养猪模式,专家们并不认同。“是药三分毒。”郑州牧业工程高等专科学校生物系博士郑宝亮表示,在猪没有发病的情况下长期用药,势必破坏其体内原本正常的菌群,造成免疫力低下。实践中,有的养猪户甚至认为药量越大效果越好,片面追求超大剂量用药,这甚至可以直接导致生猪中毒死亡。

  河南省新大牧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常青告诉记者,根据自己的观察,即使在行情最好的2007年至2008年,仍有近1/3的猪场出现亏损,主要就是受猪病的影响,而猪病的爆发和养猪户乱用药、滥用药有很大关系。而且,长期滥用药的生猪上市后也可能会带来食品安全隐患,不可不防。

  工艺落后是猪病之源

  记者在郑州、新乡、驻马店等地农村采访发现,多数猪场都是用砖垒砌,上面简单加盖一层石棉瓦,下面是水泥地面,有的猪场甚至紧挨民房。荥阳市广武镇一位养猪户介绍,为了保温,通常一入冬猪场的所有窗户都要密封。记者注意到,由于缺乏通风设施,密封后的猪场充满浓重的尿骚和粪臭味,几乎令人窒息。

  多年和养殖户打交道的李常青介绍,通常情况下,一种新型疾病出现,可能所有猪场都难以幸免,但从以往发生的历次疫情来看,“中招”的往往是中小规模猪场,大场一般比较稳定。

  “这说明并不是病毒厉害,主要是养殖工艺落后导致猪的自身免疫力低下,由此造成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发病。”李常青说,“养殖户为了减少损失,于是就采取所谓‘药物保健’的超前用药,超量用药,这是面对现实的无奈选择。”

  郑州牧业工程高等专科学校生物系主任边传周表示,粗略估计,80%的猪病都不是烈性传染病,而是由于饲养方式不科学、管理粗放等原因造成的。

  “很多猪场看似规模很大,但内部环境是水泥地、铁框架、空气污浊、不见阳光,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的猪多是处于一种亚健康状态,一遇风吹草动自然容易发病。”边传周说,“加上药厂的夸大宣传,养殖户就陷入药物预防的误区,形成越防越生病的恶性循环。”

  而在这过程中本该发挥作用的专业疫病防治体系却十分薄弱。获嘉县史庄镇养猪户曹雷介绍,就日常防疫来说,村里的防疫员就是个形式,顶多发放一下疫苗。而防疫部门也有苦衷。相关人士介绍,河南原来准备在全省每个村都设立兽医防疫人员,但后来由于条件限制,没有实现。现在有的乡镇有兽医站,有的几个乡镇共用一个,但人员、经费都比较紧缺,现有人员待遇差,“说干部不是干部,说农民不是农民”,很难发挥大作用。

  在养猪户眼里,反倒是饲料厂和兽药厂的技术人员比较积极。“兽药厂有专业讲师,免费培训防疫保健知识,一年能来6次。如果猪生病了,只要打个电话立马上门。”曹雷说。

  利益导向优先的兽药厂卖药“积极”无可厚非,但现实问题是,如何更科学合理用药、如何通过改善养殖工艺防病于前这些要紧问题,靠什么机制、什么部门来保证解决?

  重新认识规模养猪概念

  接受记者采访时,不少专家和业内人士都呼吁,要对当前的养猪模式进行“冷思考”,尤其要重新认识规模化养猪这一概念的真正含义,树立正确、科学的养猪理念。

  边传周介绍,目前国内的规模化养猪效仿的是西方工厂化养猪模式,但在推广过程中过于强调数量,而忽视管理控制,由此带来很多负面影响。

  据了解,近年来,国内养猪业迅速发展。最明显的一个变化就是,存栏三五头的散养户日渐减少,规模养殖场日渐增多。以河南省为例,其中2008年全省生猪存栏4462万头,出栏4848万头,饲养量位居全国第二。按照年出栏50头以上的标准计算,全省生猪规模化比重目前已达60%左右,其中年出栏万头以上猪场370个。

  但河南省畜牧局的有关人士表示,在看到畜牧业巨大发展和所做贡献的同时,也应承认,上述统计使用的规模化标准过低,实际全省生猪产业仍然是中小规模养殖场占多数。“他们一方面投入较少,设施简陋,另一方面,养殖方式也不够科学。”

  李常青特别指出一个细节:目前国内不少猪场都采用“一条龙”养殖模式,即母猪、保育猪、育肥猪集中在一起,这样看似“规模”很大,但由于不同猪群对病毒敏感程度不同,很容易发生交叉感染,爆发疫病。而在欧美地区,这一模式早已被分区饲养所替代。

  郑宝亮介绍,疾病的传播通常需要病源、易感肌体、传染途径三种要素,只要消除其中任何一种即可。

  “防重于治的观念本身没错,但应该依靠改进工艺调控猪场小环境,依靠细节管理做好消毒隔离,依靠科学配方让猪吃得更好,长此以往,猪的自身免疫力提高了,病自然也没了。”郑宝亮说。

四川省鼎尖动物药业有限责任公司
销售热线:028-88430038  

技术服务:88431263
地址:成都市龙泉驿区车城东七路19号
联系人:张经理   李经理
联系电话:028-88431005 
     028-88431263